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江独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茫茫尘世间,惟爱指尖与键盘交流,任思绪漫天飞舞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这一天  

2013-05-08 11:07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2012年10月23日,令我难忘日子。这一天对我来说是起死回生的日子,痛苦难捱的日子。

      10月21日,我走进医生办公室,那天接待我的是毛医师,他检查看了看说:“这肿块不是好东西,我给你做个穿刺取病理化验确诊下。”  “不用了,直接手术切了吧,我自己知道." 毛医师眼睛睁的老大的。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毛医师还建议我打三次化疗再手术。得,我还是找别的医师看看吧。于是请黄老师给我找个另外的医师。于是22日我认识了叶医师。叶医师看后说,明天下午1点30分动手术。一切等手术后再说。”“啊,还真全切?”“叶医师严肃说:”你想保命还是好看?“于是叶医师主刀,时间是12月23日下午1:30。

       这一天清早,我签了若干个字以后,叶医师带着若干大夫进行术前检查,决定最后的手术方案。我袒胸露乳的躺在床上,任他们一帮男女“参观”,要不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我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   麻醉师接我上手术台,我不肯躺在他的推车上,坚持自己走进去,说句实话,虽然早有思想准备,心里还是挺紧张的,腿有点发颤,脸上带着微笑,可是有些不自然,亲朋好友一大堆,站在走廊的两边,有“夹道欢送”的感觉,但我一个都没看清。

        手术台好冰好凉,光膀子躺在上边,任由手术室的大夫摆布,绑上胳膊,扎了几个静脉通道。室内好安静,他们各自忙碌着,表情严肃,起初我还能清楚的看她们来回的走动,渐渐地人影模糊了,脑海里没有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 痛、好痛,我使劲地喊,使劲地摇头,终于有人发现了,“她好象醒了,这次手术还大量出血。”一个声音轻轻的说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“好了”飘进了我的耳朵,我睁开眼睛,大夫让我使劲咳,把痰咳出去,大夫戴着口罩,我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夫。咳完痰,我从手术台上下来,自己走到推车上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进入到外五病房,我躺在病床上,妈妈在边上,我想起床,可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很快弥漫开来,好象有人在活扒我的皮,我开始出现气短、胸闷,大口的喘气,还觉得气不够用。头晕,房子都在转,头昏,眼前发黑,感觉我一个劲地往下沉,细蜜的汗珠不断的钻出皮肤 ,很快的汇成线往下流 。嘴张不开,眼皮特沉,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,最终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   “怎回事,我这里放着什么东西”右肩的地方好象有若干石头,硌的我好痛。妈妈说没什么。可我一直坚持,最后找来了叶医师,“啊...”痛的我一声惨叫,我的体位已变成了左侧卧位,枕头枕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 好一些没有”叶医师笑着轻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点点头,“谢谢 ”眼睛又要合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 再一次开口说话时,已真正的醒了。能够清楚的聊天 ,只是有些气短,好象右肺与胸壁有粘连似的。

        叶医师说:“起床活动活动,这么年轻,你看别的病房年纪大的病人,手术后马上起床活动。”我说:“只要你将胸壁上的管子拔了,我立马起床。”

        我被放平了,前面出现的症状很快消失了,这一天就这样度过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2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